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桑看云的博客

看云就是看心情、看生活

 
 
 

日志

 
 
关于我

本博纯属自娱自乐,自说自话。本人无意加入任何圈子,也害怕卷入任何纷争。底线,底线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年 我和书的故事  

2012-11-20 06:5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被颈椎病折磨得几乎可以用痛不欲生来形容,不仅时不时感觉脖子僵硬,并伴有隐隐的痛,而且头晕目眩的,整天昏昏沉沉,大脑完全不受控制,仿佛自己的灵魂也出窍了。谨遵医嘱,工作之余,我只好尽量远离办公桌,远离电脑,越来越喜欢安静的我,选择了躺在沙发上看小说。

        好些年没静下心来看过小说了,当我真真切切手捧一本书时,竟然有些不适应。因为年轻时有随手作笔记的习惯,我特地找来一个崭新的笔记本,希望自己还能像从前一样,看到好词句马上摘录下来,然而,我失败了。明知自己没有一目十行的本事,我却似乎在追求事半功倍的效果,因为我实在无法容忍自己慢下来,仿佛追求的是故事情节,而非享受阅读的快感。而这样的心境生生持续了大约两小时。无奈之下,我只好放下小说,让自己的思绪天马行空。我问自己,我看过的第一本小说是什么?我又看过多少本小说?呵呵,没想到这一问,还真把自己给问住了

       记得小时候,家里订了好些报刊杂志,父亲为我订的书是《红小兵画报》(后来改叫《红领巾》),家里也会经常买回来一些小人书(或称连环画),那时的我其实还很少接触小说,而我看的第一本小说,也应该是我那喜欢看小说的二姐借回来的,至于小说叫什么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但我确信自己看小说的历史应该追溯到小学时期。可笑的是,我虽记不起看过的第一本书名,却依然能清楚地记得这一阶段我“读”得最多的是《毛选》。“四人帮”被打倒后,不知是第几卷《毛选》也正式出版,全国上下开展了学《毛选》的热潮,就连我们这些小学生也被发动起来。我们七、八个家住得比较近的同学自觉组成了一个学习小组,每天晚上在邮电局大院集中学习,先是完成当天的作业,然后轮流着朗读几页《毛选》,遇到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而且还要求做笔记。试想想,那时的我们,连课本上的某些知识点都没弄明白,又如何能理解《毛选》这类理论性和政治性十分高深的著作?可尽管如此,我们都很热衷!

        想来我真正迷恋上小说应该是读初中,而且经常是上数学课偷着看。初一数学里有列方程解应用题,教我们数学的是一个现在想来文化真的很一般的年轻女教师,她讲的课我们全班90%以上的同学都弄不明白,为此她竟然要求我们死记硬背应用题,以应付期末的全市统考,结局当然可想而知。正因为这样,我当时对数学几乎失去了兴趣,以至于破罐子破摔,干脆上课开小差看起小说来。有一次看小说《铁匠的儿子》,看得起劲时被火眼金睛的老师发现并没收,学期结束也没还给我(呵呵,应该说30多年了也没还我)。不过,我也非常感谢这个老师,她自知自己的教学出了问题,便把我们几个其它科成绩都比较拔尖的好学生托付给另一个数学老师(博文《我这一星期》http://csky1611.blog.163.com/blog/static/2626929420116232429999/里提到过),老师每星期都给我们补课,我的数学成绩终于有了质的飞跃。

       读初二时,我看小说的兴致依然没变,期间也出现了一件让我永生难忘的小插曲。当时,我从学校图书馆借了一本书,书名叫《万山红遍》,作者是谁,内容是什么,如今也已不记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定是“红书”,讲的是红色革命斗争故事。而对这部小说记得清楚的原因,也是因为我很不幸运,在还书的时候,图书管理员说我撕掉了后面几页,可我压根就没干过,被冤枉了不说,还得双倍赔偿。后来,款是赔上了,却被妈妈数落得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到了上初三时,我家订的报纸上每天都有小说连载,当时连载的是《大海作证》,因为内容是揭露林彪的老婆叶群如何为其子林立果“选妃”的事情。对这种记忆中只有出现在过去皇宫里的事情,我当然也就记忆深刻。每天放学回家总会追着找报纸看,并在确信全家人都看过那张报纸后,负责将小说裁剪下来,用一个笔记本裱好,于是,报纸也就像模像样变成了一本厚厚的书。

       时光进入高中时期,懂事比较晚的我也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曾偷偷看过手抄本的《少女之心》,当然更多的还是从学校的图书馆借小说看。曾经将一本自认为不错的小说推荐给互有好感的他,他也在晚修课的时间有恃无恐般地偷着看,不巧那晚班主任来巡堂,尽管我偷偷从课桌底下向他发出信号,却因为他的太投入,竟全然不觉……

       大学了,我选择了汉语言文学专业,看小说成了我们每天的功课,教授们给我们开出了许多必读的书目,而我当然乐此不疲,忘情地将自己置身于大师们的作品里。因此,尽管今年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在我看来,他未必是中国文学界写得最好的那一个。

       参加工作后,看小说的机会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更多的是与工作相关的专业书。期间也看过诸如贾平凹的《废都》、陈国楚的《相醉》、韩少功的《鞋癖》、刘震云的《一地鸡毛》,汪曾祺的《露水》……只是看小说的心境和感觉已有些变味。

       呵呵,不知不觉,我又开始回忆过去,开始怀旧起来了。 那些遥远的,久久无法走近的过往,在这样一个时刻里好像那么地清晰,仿佛又如一场梦,醒来后都是虚幻的光影。我知道,那只是我曾经的情怀,在这样一个容易感伤的时节里怒放,毕竟我们都曾被青春拥抱过。

       岁月如歌,人生如书。不管时光如何匆匆,我也依然会继续着我和书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