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桑看云的博客

看云就是看心情、看生活

 
 
 

日志

 
 
关于我

本博纯属自娱自乐,自说自话。本人无意加入任何圈子,也害怕卷入任何纷争。底线,底线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由小舅父去世想到的  

2012-03-11 11:26: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小舅父

       小舅父几天前去世了,享年64岁。噩耗传来时,原本想将自己的心情记录下来,结果因为家里的网络时断时续,也把我的情绪搅得七零八落,写文字的计划最终流产。今日再度提笔,情绪不再如当日那么冲动,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理性的思考。

小舅父一生坎坷多舛,特别是他的婚姻问题,曾经一度成为我父母和其他几个直系长辈最伤脑筋的事情。由于外公是个被镇压的地主(我的博文《还有多少真相不为我们所知》http://csky1611.blog.163.com/blog/static/2626929420108258443386/提到过有关历史问题),在那个唯成份论的年代,地主的后代注定过得很不平常。的确,又有几个能像我父亲一样有足够的勇气与地主崽子联姻呢?大多数人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的。我的小舅父就是那个时代的牺牲品,他的婚姻大事直到三十好几,也就是八十年代初,成份不那么重要了才算解决,以至于至死还没等到自己的亲孙子出世。我不知道小舅父是带了多少遗憾走的,但我可以肯定,没能抱上亲孙子一定是他的遗憾。

说来很不孝顺,我已经两年没去探望过小舅父了。今年春节原本是应该去的,由于我的老妈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我几乎将本来就不多的假期都陪老妈了。而去年春节,由于儿子读高三,我不曾回老家,倒是2010年的春节,我与哥一起陪老妈回了一趟娘家(我的博文《女人的心愿》http://csky1611.blog.163.com/blog/static/26269294201011294821305/提到过),也就是那次见过小舅父。记忆中的小舅父很健康,没想到脑溢血让他走得这么突然,毫无征兆可言,给我留下太多的愧疚和遗憾。

又一个至亲走了,刺痛着我的每一根神经。我为小舅父的离去悲痛,又为小舅妈的未来担忧。其实,仔细想来,我是在为天下许多晚年丧夫的女性担忧(小舅妈如此,大舅妈如此,我的母亲亦如此,看看周围熟悉和不熟悉的人,几乎都是男性走得比女性早,有的甚至早走十多年),因为我看到了一个社会现实,这就是女性的寿命比男性长,甚至长很多。“如何使女性在丧夫之后还能过上幸福的晚年生活?”应该成为全社会共同关注的问题。

人们常说,少来夫妻老来伴,说明老来伴是多么的重要。能白头偕老走到生命的尽头,或者如俗语所言“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那一定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可那样的情景估计比中六合彩都难。我在想,从某一个角度来说,男人就是自私!一辈子要女人照顾,就连死也要走在女人前面(指正常死亡),丢下一个孤寂的女人不顾。因为谁都明白,任何一种照顾都不如夫妻之间的照顾来得更细致、更体贴、更温馨。可转念一想,谁又心甘情愿死在前面呢?正所谓“好死还不如赖活”啊!

所以我说,如果真想改变现状,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同年同月同日死”,有一个办法值得推崇,那就是,改变现在固有的找配偶男大女小的模式,大力提倡女大男小的姐弟恋,俗话还有一句“女大三,抱金砖”呢!看看人家文章和马伊利,多幸福的一对,马不仅将文照顾得无微不至,事业上更是助夫风生水起,如日中天,何乐而不为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想要改变几千年来传承下来的思想观念,也许还将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值得欣慰的是,已经有人这么做了,而且做得不错,的确值得效仿。因此,我们应该感谢这些敢于吃螃蟹的、与世俗观念决裂的人们!

各位看官, 不知你们的意见如何?不瞒大家说,今年春节期间,我就跟儿子聊过找女朋友的事,也明确地告诉他,不会反对他找年龄大他三岁左右的女孩由小舅父去世想到的 - 沧桑看云 - 沧桑看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